从二次元到泛娱乐,虚拟偶像洛天依的破壁之路

作者:

Donews互娱6月29日消息(记者 顾福昌)6月17日,虚拟偶像洛天依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演唱会上座率高达八成,售价1280元的SVIP门票在上架3分钟后被一抢而光,这场演唱会的独家网络直播平台ACFun的观看人数更是超过百万。

未标题-3.jpg

洛天依

这是上海梅德赛斯—奔驰文化中心第一次承办虚拟偶像演唱会。在此之前,朴树、萧敬腾、泰勒·斯威夫特也曾在此献声。作为一位只能以全息影像现身演唱会的虚拟偶像,洛天依与中国乃至世界知名歌手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并且获得了不输于他们的成绩。无论是演唱会的收入、上座率还是直播观看人数。

洛天依2017全息演唱会全景

在日本,同为虚拟歌姬形象的初音未来,已经发展成了二次元的一个重要IP,并带动了一整条产业链的发展,截止去年,初音未来已经为日本创造了超过100亿日元的经济价值。在中国市场刚刚成功举办演唱会的洛天依,能达到这样的高度吗?

谁是洛天依?

与一般偶像不同,洛天依是一个依托于数字声库存在的虚拟歌手。该声库以日本Yamaha公司的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软件为基础制作,所有依托于VOCALOID 软件的虚拟偶像,也被称之为V家成员。洛天依的音源则来自于中国配音演员山新。

QQ截图20170629172053.png

洛天依

“特征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洛天依是一个天然呆,偶然有点温柔细致的十五岁少女。拥有治愈系声线,来自与我们不同的世界的她,还是一位新人VOCALOID。除了她的歌声以外,她的一切都还是空白。而与你的相遇,将会是她的故事与成长的开始。”短短几句话,便是洛天依所属经纪公司上海天矢禾念在2012年公布其形象时对角色的全部设定。

实际上,洛天依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虚拟歌姬形象,早在2007年,日本便诞生了依托于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软件的初音未来。随着初音未来在世界范围内的走红,中国也出现了第一批VOCALOID 软件粉丝,洛天依发布后的第一批核心粉,大部分来自于这款软件的使用者。他们利用VOCALOID 为洛天依制作歌曲,制作的方式十分简单,词曲作者只要这款软件中输入谱子和歌词,就能输出由其演唱的歌曲。粉丝们将这种制作歌曲的方式称为“调教”。

二次元偶像粉丝造

“某种程度上,洛天依并不是我们创造的,包括洛天依在内,乐正绫、言和等其他几名虚拟偶像的形象和角色资料或多或少,都是由粉丝们敲定的。”禾念总经理曹璞在谈及洛天依时曾这样说。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除去官方在推出角色时最初公布的身份设定外,无论是洛天依的吃货属性还是演奏的歌曲,大部分都来自于粉丝的创作。

洛天依

2011年12月1日,禾念推出了“VOCALOID CHINA PROJECT征集人物形象”评选大赏,动员中国插画师参与到这名VOCALOID家族第一个中国成员的形象设计中来。最终,国人绘师ideolo的投稿“雅音宫羽”在数千幅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经过修改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洛天依。

粉丝们在洛天依的发展进程中,不仅提供了具体形象,也为角色性格做出了补充。

B站UP主H.K君所制作的《千年食谱颂》,融合了各地中国美食,带有浓厚的中国风。这支MV在B站上的点击量突破百万。成为了洛天依最具代表性的歌曲之一。以H.K君为代表的音乐制作人被称之为producer。洛天依本人也因为这首歌被封为“天下第一吃货殿下”,随后在其百度百科中,就多了“吃货”的备注。

在国内,为洛天依制作歌曲及视频的作者达到了数万人,洛天依的原创歌曲也达到了几十万首,这个数字是官方歌曲的几十上百倍。这一点在演唱会上有着深刻的体现:90%的演唱会曲目是producer制作的。

当我们把目光放到日本,以初音未来为代表的日本V家的繁荣,得益于一个开放的生态圈。视频弹幕网站Niconico是日本VOCALOID技术的主力阵地,producer负责在平台上发布调教好的曲目与视频MMD内容。

无论是初音未来还是洛天依,他们真正的价值在于UGC聚合。换句话说,官方提供声库和初始形象、基本人设,后续人设主要靠producer们不断补充。通常,Producer大部分是虚拟歌姬的粉丝,官方虽然也会制作官方曲,但只占到了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这也正是VOCALOID的迷人之处,将粉丝们聚合在一起,赋予他们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而粉丝们又赋予了虚拟偶像性格、形象甚至作品。这样的虚拟偶像更像是万千粉丝共同创造出的孩子,在角色形象不断丰满扩充的同时,用户粘度也会维持在一定高度。

洛天依的生意经

本次在上海举办的演唱会是以洛天依为首的Vsinger全员举行的首次大型演唱会。除了引进海外超强舞美制作团队外,现场全息投影、实时动作捕捉、线上AR直播都成为了演唱会的亮点。在演唱会获得成功的背后,是禾念三年漫长的准备。

Vsinger 全员

在洛天依诞生后,禾念经历了高管更替,公司换血,洛天依原本隶属的VOCALOID CHINA企划终止等诸多波折。直到2015年初,天矢禾念娱乐董事兼总经理曹璞入主上海禾念,奥飞注入了第一笔融资2000万元后,上海禾念才开始重整旗鼓,以全新的品牌Vsinger重启洛天依、言和、乐正绫以及此前搁浅的其他虚拟歌手计划。

在推进洛天依商业化的进程中,付出的人力财力要远远高于回报。

在禾念的运营计划中,Vsinger的运营和制作成本各占一半,制作成本主要是购买各种设备、技术投入等。比如上海禾念有三个人专门负责开发声库,去年他们曾制作过一个拓展包,这个扩展包相当于两个声库,而一个声库的成本往往需要上百万。

在制作方面,一首歌从创作词曲、调教(利用软件合成电子音)、绘图、建模等等,要投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些都是前期必须的投入,初期成本比较高,不过随着时间发展,等素材库积累多了,制作的边际成本会递减。

在推动Vsinger计划的进程中,围绕洛天依和Vsinger的商业化活动也在逐渐展开。

2016年2月,洛天依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歌手杨钰莹与洛天依合唱了一首《花儿纳吉》,这是一首由国内producer为洛天依量身定做的歌曲,据数据统 洛天依出场期间,湖南卫视春晚收视率飙升1倍;芒果TV洛天依出场期间在线人数高达170万;微博湖南卫视春晚最受期待节目调研中,洛天依得票第1。

这样的成绩对于当时的上海禾念来说,也是出乎意料的。对于禾念来说,这只是一次让Vsinger品牌的虚拟歌手洛天依被更多人知道的市场营销行为。

随后,洛天依继续活跃在三次元之中。不但担任了好莱坞大片《忍者神龟2》的宣传,也登上了娱乐圈盛事金鹰节。但是很多普通观众依然无法理解二次元群体的审美和心理活动,对二次元的核心ACGN更是知之甚少。二次元和三次元群体之间的交流存在厚厚的障碍,业内称之为“次元壁”。对于上海禾念来说,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洛天依打破次元壁做努力。

突破次元壁的歌手身份

在以洛天依为代表的中文虚拟歌手在中国发展的4年间,粉丝构成、发展方向、运营思路上都与日本V家也产生了一定的不同。这种中国化的特色最直观的体现就是,洛天依正在走向更大众的音乐市场。

洛天依2017全息演唱会现场观众

从曲风上举例,日本V家有不少热门曲目充满了各种宅男宅女们才能理解的二次元元素。而洛天依、言和等虚拟偶像的歌曲,除了电音,还是古风、民族调等相对更主流。这些糅合了国风因素的歌曲,相对于“初音未来的消失”这样语速超快真人基本无法还原的歌曲来说,更容易被国内的观众所接受。

对于二次元歌姬如何融入三次元的问题,曹璞表示:“音乐是可以打破次元壁的东西,我们更强调洛天依的歌手身份,这是一种新的音乐生态。音乐够好就有传唱度,洛天依的成功也关系到公司整体的泛娱乐产业布局。”

为此,天矢禾念和华语乐坛规模最大的流行音乐公司太合音乐集团进行了深度合作,双方合作的第一首歌《追光使者》,就是由周杰伦的御用编曲大师林迈可和写过《遇见》、《单身情歌》等知名歌曲的作词人易家扬为洛天依量身定制。

当然,这一切对于天矢禾念来说只是一个开始。初音未来凭借在二次元的影响力,已经形成了一条涵盖音乐、影视、小说、游戏多产业的商业链。伴随着近年来二次元在游戏、影视领域的爆发,洛天依必定会越来越多地走进普通大众的视线之内。(完)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周点击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