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电商“次元仓”:不跟你谈钱,我谈理想

作者:

最近,二次元垂直电商“次元仓”获得3300万人民币A+轮投资的消息在ACG圈备受关注。于是,我们联系了次元仓创始人兼CEO钱勇,想和他聊聊“钱”的事儿,可是他却跟我谈理想:不跟风,不会把重点放在品牌的推广上,把产品做好流量自然就跟上了,我们是用爱在做。

对于资深动漫迷的钱勇来说,“妖都”广州实在是个不错的地方,ACGN文化在这里一向并不匮乏。2015年3月,钱勇突然发现,广州的漫展越来越多了,从以前的几个月一场变成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场,很多二次元的社交应用也开始出现,他隐隐觉得,二次元的市场将要爆发。

理智分析下来,国内的二次元文化已经开始从小众蔓延开来越来越普遍,咱们自己的IP也开始越来越优质;国内经济的发展让大家从物质需求渐渐转变为精神需求,像自己一样伴随着动漫游戏成长一起的一代已经开始具有了不错的购买力,“二次元都很穷”这个状态已经被改变,大家非常乐意在喜欢的事情上进行消费,并开始计较正版与否,然而事实上是,国内周边市场还是一塌糊涂,假货满天。这一切都让时常在漫展上买到假货的钱勇感到跃跃欲试的兴奋和如临大敌的严肃,天时地利人和,完美,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于是,他从唯品会辞职,开始筹备国内第一个二次元电商平台次元仓,4月份拿到第一笔投资,5月份正式上线,到8、9月份,跟风者已经开始出现,然而不幸的是,大部分同类产品都夭折了,直到目前,市面上大概还有5、6家二次元电商,但是没有一家能超过次元仓。

所以我们先来看看为什么是次元仓成功了。

“我们是第一家,也是做得最好的一家”

作为国内第一家二次元垂直电商,同时也是目前来说最成功的一家,钱勇几乎没有为融资的事情发过愁,他毫不犹豫的用了“非常乐意”来回答:“大家都非常乐意给二次元项目投钱,很多时候都是投资人追着我投钱”,在钱勇看来,“第一”在这方面带来了很大帮助,首先从时间上来说,次元仓是第一家,这就有了先发优势,其次,投资人当然更乐意给做得好的进行投钱,行业第一的名头使得后续投资并不费力。

二次元的精神世界——爱与疯狂

钱勇非常强调初心和爱,对于他来说,次元仓不仅仅是一笔生意,之所以次元仓做到今天的程度,就来自于团队非常理解二次元所追求的是什么,“我们是真的喜欢这个事情,包括我的团队,几乎都是90后”,在钱勇的意识里,懂和爱还是有区别,懂是程序化的,只有爱能让人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尤其是在这个领域,二次元的精神世界比其他更加重要,这种原本就构建在虚拟价值观和世界上的爱,不能被程式化的流程所代替。

这也就是为什么次元仓能确保抵制盗版的原因——因为他们本身对此深恶痛绝。次元仓建立了买手团队对商品进行审核,一个是需要商家提供完整的授权证明等,其次还建立了投诉机制,对于出现盗版的商家甚至会采取拉入“黑名单”的方式。

“我没有焦虑,我只对怎么把我们的服务做的更好有焦虑”

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摸索,次元仓在今年4月份实现了盈利,钱勇认为,次元仓的模式已经基本趋于成熟。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应该会有空感受到来自于同行的压力,可是钱勇却不这样认为。

对于同样的创业者来说,他认为次元仓更加的专业;因为自身的唯品会电商从业背景,钱勇了解到电商并不是一件人人都能做的事情,虽然自己单干的很多,但是想要做大还是需要专业的团队支撑,更需要吃苦的精神。“电商本身就是有门槛的,从APP设计到选品、销售、再到售后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非常复杂,都需要管理,并且这个事情非常的辛苦”。

在钱勇眼里,同道者不足为惧,大佬们好像也讨不到便宜。面对传统的电商巨头,如果有天淘宝或者京东这样的平台也出个板块专门来做二次元怎么办?钱勇好像没太考虑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淘宝的问题就在于它实在太大了,再加上其C2C的模式,体量过大导致了没有办法在专业性和服务上确保优质,尤其是盗版问题,“淘宝既然要做大,让那么多商家入驻,那肯定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

生命是场马拉松,生意也是场马拉松

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可钱勇说他想抓紧变成一只鸟,这样即使在没有风的时候也能自己飞。

在15、16年来做异常迅猛的二次元项目,确实免不了凑风口赚快钱的嫌疑。但钱勇并不是太认可风口这个说法,在他看来,“风口”这件事只能说是锦上添花,让自己能在一开始做的比较快而已,但是自己想要的是“长远的成功”。

但是二次元毕竟不像传统的互联网行业或者说是包括衣食住行的生活必需的电商,这有可能长期持续下去吗?“我个人认为,二次元人群只会越来越多,不会减少,至少在未来的50年到100年,这还会是一个主流”。钱勇不担心环境和风向会变,很多企业想趁机用三个月的时间去做三年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对于次元仓来说,受暴雪游戏影响深刻的钱勇认为未来最重要的是做好产品的迭代,做好长期发展的准备。他想要在三年内做到100个亿,那是他的理想状态,那样他就能和那些商界大佬一样偶尔也去游个学什么的,不必凡事亲力亲为。

可是目前来说,还不能歇,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

接下来,次元仓要重点做的三件事是进一步扩大市场,优化SKU和服务以及和IP进行合作。

钱勇想创造更大的市场,但并不把希望寄托在品牌推广上。在初期的时候,次元仓也找过网红来合作,但是现在需要主要把精力放在产品上,钱勇认为次元仓的模式已经相对来说比较成熟,在圈内也有了自己的影响力,目前已经有了60万的用户和日活5万的量,只要把东西做好,原本的用户会自发的把品牌进行扩散。

现在比较头疼的问题来自于SKU的管理上,因为二次元电商不同于传统的电商以品类或人群来进行划分,它在细分领域下还要再细分,就比如喜欢《火影忍者》和喜欢《海贼王》的人群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没有办法改善SKU,那么在将来规模扩大后将产生服务品质上的问题。为此,钱勇目前打算通过进一步的招人和完善公司的激励制度来解决,并在管理团队上考虑引入一些80后成员,增加专业性。

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就是IP的问题,所有人都在盯着这块蛋糕,次元仓也在争取握有自己的产品。目前已经和全职高手、盗墓笔记等知名IP达成合作,拿到版权来自己进行设计、销售。钱勇表示,没有采用版权买断的方式,因为他希望这个IP是可以持续下去的,而不会因为一家的改编失误或者别的而丧失魅力、降低价值。并且会充分尊重版权方的意愿,版权方只需提供授权,而自己则打通所有环节,做好IP衍生品变现这一步,这样会让版权方更容易把IP拿出来合作,这其实也就回到了钱勇一直强调的爱跟责任感上。

在这一点上来说,钱勇实在不像个老道的商人,身上甚至还有着横冲直撞、觉得能改变世界的少年气,“我很少有感到疲惫的时候,我可以没有周末一直工作,我不介意这个事”。在钱勇的心里,甚至是明面上,完全是把人生当做热血动漫来过的。

也许有人觉得谈理想的商人都很虚伪,可是钱勇的骨子里是个“二次元”,他也跟他的用户们一样,把精神力量看得无比之重,就好像有人说所有的公司其实都是带着创始人属性的,这点在次元仓上可能更为明显,其他的人可能不能理解一部动漫能改变人生这种中二的说法。

钱勇·马拉松·漩涡鸣人

钱勇觉得自己就像《火影忍者》里的鸣人,而鸣人的成功给了他莫大的鼓舞。“我8、9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我也像很多人一样小时候就被认为是什么都不行的那种,我自己也很内向,很自卑,我追的女生没有一个喜欢我的”。直到在小学时期的末端,看到那个和自己一样被嘲笑没有天赋却异常的努力的鸣人一步步成长,他被鸣人感动,也渐渐越来越像鸣人——一样的努力和执拗。

下一个转折在大学时期,大学里没有人再看重你的成绩了,大家似乎都在扎堆玩儿,钱勇的自信心回来了一些。他去参加辩论队的选拔,但是不太意外的落选了,于是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他打听好了辩论队每一次开会的教室,去旁听去打杂,终于在一年多之后动摇了辩论队的人,加塞进去了,故事的结局依然很杰克苏,他成了第二届辩论队的主席。

这难道不矛盾吗?自卑的孩子向来敏感,为什么能如此“厚脸皮”?——“这就是火影教会我的啊,其实我也觉得很丢脸很害怕,但是即使害怕也还是要去尝试,这样才能在别人的白眼之下证明自己”。

你看,二次元的精神世界多么伟大。

就在这一个小时的电话访谈中,钱勇一直保持了超快的语速和音调,我把他形容为“打鸡血的人”,于是当我问他“这事靠谱吗?为什么觉得你能三年内做到100亿?”他立马就回答了:“像我这样打了鸡血的人你觉得会对什么事情没有信心吗?”也对,他内心对自己的设定原本就是——极速奔跑、永远向前的的钱勇·马拉松·漩涡鸣人。(完)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周点击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