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社区“第一弹”:二次元变现是件很“顺理成章”的事

作者:

26岁的王整说想要做一款95后、00后一代人使用的产品,这是他创立“第一弹”之初就想好的。他在自己口中是一个“反正最终都要创业”的人——大学时期就曾经搭伙计算机同班的两名同学做过二次元周边的生意,虽然最后的结果和那段青涩的校园时光一样只能一笑了之,但创业的火一直在他心里没再下去。

一年:从用户10W到用户230W

2013年毕业后,王整曾在IBM和惠锁屏工作过,但他还是想创业。用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想法这种说法来表达并不准确,应该说他一开始就认为这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他没想过别的可能,在他看来,不论做什么,殊途同归,路的后头都是创业。

2015年,还是他们仨,一起创立了现在的二次元社区“第一弹”,一个围绕ACG文化,以用户UGC为核心,交流、分享、吐槽的二次元社区平台。

他们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作为起步资金,抱着不想做一个没有把握的坑人产品的想法,直到把用户做到10万,才开始寻找投资。这时候就容易多了,在融资上基本没遇到什么困难,今年2月份他们又拿到了一笔由北极光创投领投的1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

说起来,他们积累用户的办法实在是非常的原始。起初的时候就是把广告印刷好,一张一张去高校里贴大字报、发传单,搜索“二次元爱好者”关键字申请加入相关QQ群,并在群里推广“第一弹”,稍微高端一点,制作了H5小游戏来吸引用户,用链接分享的方式进行导流,即便是用这种笨办法,他们还是一点点把用户做到了几十万,之后开始适时的在应用市场里进行推广,并依靠用户的自然增长,“把产品做好了其实会自然吸引用户”,仰仗2015年二次元文化的井喷式增长。“第一弹”目前已经有230万的用户,达到日活40万的水平。

优势在于用户自产UGC和碎片化、简易化

其实在去年二次元市场爆发的时候,出现过很多二次元社区,可除了“第一弹”外留存下来依然活跃的很少。王整很有自信,“我们是数据表现最好的一家”。说起原因,他认为最大的因素是内容——“产品形态不一致,社交轻内容,社区重内容,并且我们的内容比较全,没有去切某一个领域,加上推荐算法精准,匹配用户喜好,这样把用户留下来了”。

“第一弹”是一款围绕ACG的交流分享社区,用户可以自由讨论。打开APP后,主要分为“社区”和“宅物”两块。“社区”提供了分类搜索,类型上包括番剧、趣图、鬼畜、漫画、cos、古风等等类别,其次还加入了以某个动漫或者游戏来单独进行分类的内容;“宅物”里主要是用户对自己二次元物品的图文分享,包括手办、抱枕、玩具等等,应有尽有。同时在“宅物”的界面上还有两个按钮,右上角是“面基”,用户可以选择自己的地区,系统则会筛选出相关定位的宅物分享,左上角是商城,里头是“第一弹”自己官方的二次元物品售卖;

在APP打开首页上,则是用户的实时话题分享,出现最多的是漫画内容的分享,用户上传自己的觉得有意思的漫画,其他人围观讨论。

这种UGC的模式,比较能活跃社区,形成用户黏性,但在某些功能使用上,难免和体量巨大的贴吧、微博和二次元巨头B站有所重合。可是王整不太担心这点,首先,相比于贴吧和微博,“第一弹”更加的垂直,里头已经全部都是二次元的内容;其次,贴吧的阅读成本太高了,内容水分太大而且常常动辄就几十页,让人没有想看的欲望,“第一弹”在这方面力求在页面和内容上做到简洁,主打用户零碎的空档。而相比微博,“第一弹”可以实时的进行图文直播。对于B站,也设计使用成本的问题,王整认为“第一弹”的优势在于包括视频但不仅限于视频,B站以视频为主,受环境流量限制不能随时使用。

UGC的另一种质疑:低俗化内容管理是否会失控

虽然“第一弹”目前的数据表现很好,但也有网友并不看好它的发展:“‘第一弹’上求种都求疯了,我看迟早要亡”。听到这种说法的王整表现得非常平静,没有避之而不及的惊慌——“其实任何社区都难免会出现一些这样的内容,但是我们官方是明确不支持的,并且监管很严格,每一篇帖子都会过一遍,涉及到黄赌毒的内容都会删,可能就大概会滞后几分钟”。

通过电商和游戏联运来尝试商业化

变现无疑是所有创业公司最终的目标之一,王整也不例外,目前“第一弹”已经开始做商业化的尝试。在电商方面,通过在“宅物”平台售卖自己形象的周边产品,同时还争取到了三家供货商,在“第一弹”平台销售它们的物品;同时也在尝试做一些小的游戏联运。

但是王整表示,这将不会是目前“第一弹”的重心,在至少一两年内,“第一弹”的重点还是在用户增长上,他暂时还不太担心那个。因为二次元和周边物品原本就有天然的匹配度,只要用户有了,变现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不是像知乎这类内容平台一样,变现会显得很别扭。

写在最后

王整私下其实喜欢让人叫他“弹叔”,这样似乎显得和“第一弹”联系更紧密一些,可从声音上来说,不太像大叔反而有很明显的理工科男生的痕迹。在采访之前,他曾跟我说他不太会说话,可不可以让我把问题给他他直接回复我,我猜想是现代社会人们都不太爱接触陌生人的症状。直到最终说服他电话采访,我问他未来怎么增长用户一些具体的问题的时候,他总是有些生涩艰难的回答我:“呃……就是……用各种方式啊”,我才了解到,哦,原来他是真的不太会说话,可是朋友圈里却又显得有些活泼,不时的冒出来“纯洁的一天又过去了”这种奇妙的梗,果真,这就是“次元宅”的奥义所在吧。(完)

留言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一周点击TOP